您的位置: 首页 >  外汇 >  正文内容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我只要他平安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临沂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龙夜爵回房的时候,她赶紧闭上了眼睛,生怕被他看出异状。

    好在他并没有询问什么,而是关了灯,直接睡觉。

    唐绵绵不知道这样同床异梦的状态,还好持续多久。

    第二日唐绵绵起床的时候,他已经去上班了。

    龙夜爵缺席早餐,老爷子并没意见,毕竟龙家所有的人,属龙夜爵最忙。

    唐绵绵依旧坐在之前的老位置用早点,而李心念却没出现。

    尽管唐绵绵心里忐忑了很久,也想过见到她自己应该怎样表现。

    可她没出现,自己是又庆幸又疑惑。

    为什么李心念没出现呢?

    因为今日要去医院看父亲,唐绵绵吃过早餐就开车直奔医院了。

    沈少恭作为主治医师,给她将了一些情况。

    但手术的成功率很低,毕竟已经是一个被判定脑死亡的人。

    唐绵绵心里难受,坐在病房里陪父亲,一陪,就是一整天。

    直至傍晚的时候,龙夜爵来医院接她,她才惊觉又是一天过去了。

    唐绵绵本来以为会回老宅,可龙夜爵却载着她去了海天一线。

    这让她意外了一下,心里揣测,难道是为了避开李心念吗?

    但她没问,只是随口说道,“怎么回海天一线了?我还有东西在老宅呢。”

    “有什么东西一会儿让徐妈送过来,这不妈一个人在这边,你在她一个人不至于那么孤独。”龙夜爵淡然的解释。

    唐绵绵想想也是。

    不过母亲是希望她回去老宅,做一个龙家媳妇应该有的样子。

    但她只觉得这几日在那边很累很累,连睡觉都不安稳。

    而李心念的出现,更是让她想说怀孕的事情,一直搁浅,找不到合适的时机。

    龙夜爵送她回了海天一线之后,便出去了,说是有应酬。

    唐绵绵一个人在房子里,觉得孤僻极了。

    虽然她不是个喜欢治疗特发性癫痫的医院有哪些热闹的人,但一个人久了,也很孤寂。

    更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的右眼一直跳一直跳,跳得她一个晚上都没安稳。

    好不容易才在凌晨的时候睡着。

    因为睡得晚,又浅眠,唐绵绵醒来的时候还很早,外面才刚刚破晓,

    她怔然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大床的另一边整整齐齐,完全没有人睡过的痕迹。

    她抱了抱自己的手臂,发现自己这么早醒来,原来是因为没有他的怀抱。

    这是结婚后,他的第一个不归夜晚。

    没有解释,没有只字片语。

    只有整齐而冰冷的床铺。

    宽大的双人床都显得那么的空寂,碍眼极了。

    实在睡不着,她起床简单的梳洗了一下,正打算去医院,付染染的电话打了过来。

    唐绵绵一看到这个名字,眼眸里才涌现了一点暖意??暖意,笑着接起,“染染,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绵绵……”付染染只叫了一个名字,便哭了起来。

    唐绵绵立马察觉到了不对劲,着急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你在哭?”

    付染染在她的印象里,一直是个坚强的人,极少见到她哭。

    以往即使是哭,也会很倔强的不服输,可这一次的哭,却是那么的绝望。

    付染染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唐绵绵一直不停的安抚。

    等了半小时之后,她才终于开口,抽抽搭搭的说道,“绵绵,我的孩子,没了。”

    仿若是晴天霹雳一般,唐绵绵震惊得手中的手机都差点掉落,心里为好友的伤心而难过,“不要哭,染染,你现在不能哭知道吗?”

    “我已经很努力的保护她了,可还是没了,我没做好当妈妈的职责,我不是个称职的母亲。”

    “染染,你不要这样,或许只是孩子跟你的缘分还没到,这不怨你,你现在是小产,不能哭不能伤心的,会哭坏身子的。”唐绵绵因为她的遭遇,而紧紧拧起了心。

    付染染带着哭音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些事情。

    唐绵绵才明白了大致经过。

    就是之前打听她的那伙人找到了她,处处为难,最终导致孩子流产……癫痫病新治疗方法r>
    唐绵绵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祁云墨的未婚妻楚云盺。

    安抚好了付染染,她气急败坏的给祁云墨打了电话过去。

    可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怎么都打不通。

    心里放不下染染,又打电话过去安慰了几番,确定她的心情平复了之后,才给龙夜爵挂去了电话。

    可奇怪的是,这一次,龙夜爵的电话也打不通。

    唐绵绵完全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所有人的电话都打不通!

    龙夜爵昨夜一通宵没有回来,今日电话有打不通……

    她又想起自己不听跳动的右眼,心慌意乱之下,给老宅挂了电话过去。

    这一次,老宅的电话也打不通!

    仿佛在一夜之间,什么东西都改变了一眼。

    唐绵绵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手机出问题了!

    而下了楼,也没看到徐妈。

    换做是以往。徐妈肯定早早的来海天一线做早餐了。

    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唐绵绵拿起了包正要出门,她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是龙夜辰打来的!

    一看到熟悉的名字,不安许久的唐绵绵,才落下心里的大石,慌忙接起,“龙夜辰,太好了,我终于能联系上人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所有人的电话都打不通?”

    “嫂子,我有一件坏消息要告诉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龙夜辰的语气十分沉重。

    唐绵绵心里咯噔了一下,不安地晃了晃身子,最后扶着墙站着才问道,“什么,什么事情?”

    “你先稳定好你的情绪,不要激动,我才能告诉你。”龙夜辰担忧的说道。

    “说吧。”

    人越是在慌张的时候,越是能表现出非比寻常的平稳。

    连龙夜辰都很意外唐绵绵的平稳。

    终于,他开了口,尽管语气很重,“大哥,大哥出车祸了。”

    “车祸……”

    车祸!

    唐绵绵只癫痫病会隔代遗传吗觉得整个世界都晃悠了一下,天旋地转一般,让她一下子滑座在了地上。

    为什么又是车祸?

    之前父亲的车祸,到现在她都还没缓过劲来。

    现在又残忍的告诉她,她的丈夫也出车祸了!

    “大嫂,大嫂,你先别难过,情况到底怎么样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但你先别着急,大哥一定会没事儿的。”龙夜辰慌乱的安抚唐绵绵。

    电话那边甚至传来了阵阵喇叭声,估计是龙夜辰在开车。

    “我快到海天一线了,你先稳定一下情绪,我带你去看大哥。”

    许久,唐绵绵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好。”

    她说不出更多的字,只觉得心力交瘁。

    之前父亲出车祸若是让她六神无主的话,那现在……

    现在就是整个世界都塌了下来。

    仿佛一张巨大的无形的大网,将她捆缚在其中,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不知道在地板上坐了多久,门外终于响起了敲门声时,她才回过神来。

    同时手机也响了起来,正是龙夜辰打来的电话,她站起身来想要去开门,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已经没有了知觉。

    估计是刚才做得太久,地板又太凉。

    一张小脸因为双腿的麻痹,而微微拧了起来,为了不让龙夜辰着急,她接起了电话,虚弱着嗓音说道,“你先等一下,我的腿有点麻了。”

    “没事儿吧?”龙夜辰停下了敲门声,听着电话里微微喘息着的声音。

    “没事儿,就是坐太久,麻了,马上就好。”她痛苦的说道。

    一边使劲敲打着自己的双腿,如千万根针在扎着自己的双腿一样,好不容易慢慢恢复,她才步履缓慢的去开了门。

    门外,龙夜辰一脸焦急,见到脸色惨白的她,心瞬间就疼了起来,“大嫂,你气色看起来不太好,要不在家休息吧。”

    “我怎么可能在家休息?”她哽咽着说道,眼眶泛红,“带我去医院吧,赶紧的。”

    夜辰知道她的性子,也没有阻拦,但出门的时候,还是提醒了一句,“医院外有很多的记者,一会我带你上去可能需要稍作改变。”

    要能见到她,什么改变都无所谓了。

  湖北癫痫病医院哪个较好  开着车,龙夜辰不时的看向身侧默不作声的唐绵绵。

    在他的认知里,唐绵绵是一个很爱笑的人,可现在,岁月的无情夺走了她脸上的笑容,留下的,唯有悲伤。

    而那些悲伤,他很想替她抚平。

    可终究是力不从心。

    “大嫂,一会儿恐怕你要做点心理准备。”龙夜辰最终还是选择给她一点准备。

    唐绵绵眉头一拧,立刻慌张起来,“是,是很严重吗?”

    “严重到不至于,只是昨夜出车祸的时候,不是大哥一个人。”龙夜辰黑眸里涌动着几分怜惜。

    “什么,什么意思?”她苍白着一张小脸看向他。

    龙夜辰叹了口气,最后才说道,“当时大哥是跟李心念在一起的,所以他们二人是一起出的车祸。”

    李心念……

    心里最后一丝光线都被黑暗覆盖。

    唐绵绵转过头,怔怔的看着窗外银装素裹的世界,脑海里一片混乱。

    龙夜爵一夜未归,跟她说是去应酬,却是跟李心念在一起的。

    这是他跟自己说的第一个谎言。

    爷爷说要信任对方。

    可他这样,叫自己如何去相信?

    “大嫂,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李心念的身份了?”龙夜辰怜惜的看着她,有些莫名的害怕,“如果你想哭的话,就哭吧,不要强撑着。”

    唐绵绵摇摇头,甚至露了一个怪异的笑容,“我不会哭,我今天早上还在劝的好友,遇到任何事情都不要再哭泣,因为哭泣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所以我不会哭。”

    “大嫂……”她越是这样,他越是心疼。

    龙夜辰将车子靠边停了下来。

    而唐绵绵闭着眼睛,平复了好久,才说道,“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龙夜爵重要,我只想要他平安。”

    龙夜辰被她的话震骇了。

    这个瘦弱的女人,在这么混乱的时候,却坚定着这个信念。

    这是他作为一个男人,都无法比拟的胸怀。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pyt.com  临沂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