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彩妆 >  正文内容

官榜最新章节_ 5233章暴怒!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临沂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鑫海药企董事长办公室。

    秦猎坐在舒服的真皮沙发上,手中端着一杯红酒,眼神瞥过眼前的心腹秘书周璐,慢条斯理的说道:“璐璐,环保督察组的人有没有什么动静?他们查出点什么没有?”

    “秦总,您就放心吧,咱们早就准备妥当,是不会给督察组任何机会。”

    “所有设备都是按照国家相关规定标准购买和使用,所有数据都有明确的记录,再说还有中州市环保局出具的证明资料,环保督察组又怎么样?总不能无中生有吧?”

    “至于说到咱们以前的排污渠道更是早就封堵,督察组什么时候离开,咱们什么时候就恢复如初。”周璐莞尔一笑,充满自信的说道。

    作为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一生都被当做别人追赶对象的周璐,充满了过人的自信心。

    督察组又怎样?里面的也都是人,只要是人我就能应付自如。

    况且鑫海药企别说是没问题,即便是有问题,有秦家这块金字招牌在,督察组敢硬碰硬的往死里整吗?

    “你做事我放心,不过还是按照之前说的做吧。既然督察组过来,就要给他们一个错误的方向,要不然他们会揪出来其余事情。”

    “咱们鑫海药企不是有一条排污渠道不正规吗?就把那条排污渠道爆出来,等到督察组将所有注意力全都放过去后,咱们再来个绝地反击。”

    “这样的话,有督察组给咱们背书,何愁我鑫海药企不名震全国?”秦猎微微一笑说道。

    “明白了,秦总,我这就安排。”周璐恭声道。

    那条排污渠道的事周璐心知肚明,就是秦猎拿出来的一个诱饵。

    任谁调查都是不正规的,可偏偏是这种不正规却有着伏笔和原因,只要暴露出来,反而是会将鑫海药企推到一个环保卫士的高度。

    秦猎这招够阴险的!

   陕西中际脑病脑科医院到底怎么样?好不好? 周璐从办公室离开后,刚刚回到自己屋中,一个电话便打进她的手机,接通之后对面传来一道低沉声音,“周秘书,事情已经办妥,舒秦重伤,估计不死也得变成植物人了!”

    “裴三,这事你做的很好,我已经按照约定把钱打过去,你查下。”周璐眼底闪过一抹冷光说道。

    “多谢周秘书。”

    “不过裴三你给我听清楚,咱们之间合作不是第一次,每次的结果都很理想,我希望这次也是。”

    “舒秦被重伤的内幕你知我知,要是被第三个人知道,你清楚下场的。”周璐眼神瞬间狠辣,绽放的牡丹花顷刻间就变成了一枝毒罂粟。

    “您放心,我明白的。”

    “那就这样,这段时间你低调点,另外争取给我将郑黄松找出来。找到他,价码和这次一样!”周璐淡然说道。

    “好。”

    周璐主动挂掉电话,起身走到窗前,任凭性感的娇躯肆意暴露在阳光中,她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然弧度,漠然自语。

    “哼,区区一个督察组,也敢招惹我鑫海药企,敢和秦总为敌,我就毫不客气的踩扁你们!舒秦,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休怪我心狠手辣。你若无恙,便是鑫海药企之灾!”

    ……

    省第一医院,手术室外。

    杨白山和谢东城面色焦虑的站在这里,除了他们外,还有几个督察组的人。他们时不时的就望向手术室的大门,没谁能安心的坐着,全都四处走动。

    想到舒秦此刻躺在里面生死不知,他们的心就一直揪着。

    “你们说这是谁想要暗算舒秘书,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到极点,这不是根本就没有将咱们督察组当回事吗?”

    “说的就是,这次是舒秘书,下次那?是你是我还是他?”

    “要我说肯定是鑫海药企做的,咱们现在主攻的就是这家企业,而且带队的就是舒秘书,要不就是舒秘书发现了线索,被鑫海药企杀人灭老年癫痫病患者要注意什么口。”

    ……

    听到几个人的小声议论,杨白山原本想要呵斥,但话到嘴边就又收回去。

    呵斥有用吗?你能呵斥住他们几个,能管住全天下悠悠众口?

    如今网络上和媒体上全都在议论这事,要是说不能赶紧查出来真相,还舒秦个公道,恐怕这次督察组之行将会彻底泡汤。

    想到这个,杨白山的情绪就没办法高涨。

    “老谢,你说这事有没有可能真的是鑫海药企做的?”杨白山低声问道。

    谢东城凝视着杨白山,缓缓说道:“老杨,像是这话你就不应该问,舒秦到底是去见谁,是为了什么事去见面的,你我心知肚明。”

    “不是鑫海药企还能是谁?难道说你现在还心存侥幸,认为这事和鑫海药企没有关系吗?”

    “那倒不是,就是感觉这个鑫海药企是不是疯了?这种事都敢做!”杨白山怒气腾腾的说道。

    “正所谓狗急跳墙,当咱们督察组威胁到他们利益的时候,为了利益他们是肯定会发狂,无所不用其极。”

    “再说你不觉得中州市给出的调查结果是多么荒谬的,舒秦还在里面抢救,市公安局就直接认定这事是普通酒驾导致的车祸。”

    “可能吗?当我们是傻子吗?当所有人都是傻子?那辆运渣车是等到舒秦露面后才开出来的,之前一直停在那边的街口,这不就是最明显的漏洞?”

    谢东城想到这事就感觉心里窝堵的慌,有种被羞辱智商的感觉,对中州市市公安局就没有好感。

    “这个难道就是地方政府的刁难吗?在他们眼中,舒秦这个督察组的人,远远没有办法和鑫海药企相比。”

    “鑫海药企怎么说都是中原省排行第一的企业,舒秦被重伤甚至死掉都无妨,只要鑫海药企这边没事就行。”

    “原以为咱们不会碰到这种龌龊烦心事,没想到不是碰不到,而是还没有来到。”杨白山情绪变得有些激动起来,要不癫痫治疗最佳时候是考虑到这里是手术室外,他早就暴跳如雷。

    “这事咱们还是等苏司长回来再说。”

    “恩!”

    就在两位副司长给出决议的同时,朱擒虎出现了,在简单询问过里面的情形后,他便表示这事绝对会追查到底。

    不管对方是谁,不管有什么样的背景,只要一旦查实,绝对从严从重处理。

    朱擒虎之后就是廖从政。

    在中原省发生性质如此恶劣的事件,廖从政岂能视若无睹?

    况且躺在里面的可是苏沐秘书,想到苏沐的脾气,廖从政就有些担心,他在明确表态会坚决处理这事后,就和朱擒虎走到一侧。

    “朱书记,苏沐应该快到了吧?”

    “算算时间,应该还有不到两个小时,等到他过来,不知道这里面的手术能不能结束。”

    朱擒虎平复住心情后,望着廖从政肃声说道:“从政书记,这事绝对是有猫腻和黑幕的,我现在严重怀疑你们中州市市公安局给出的判决意见书。”

    “你也清楚的,我怀疑就会调查,在这里提前给你打声招呼,真的要是被我查出来这事是有黑幕的,别怪我到时候铁面无私!”

    “朱组长,我绝对不会怪你!”

    廖从政果断点头,眼神无欲则刚的说道:“你说的也是我想说的,这事摆明就是有黑幕的,可市公安局那边居然给出这种裁定书。他们是想要将这事快刀斩乱麻的解决掉,殊不知这样做反而是暴露出他们的心虚。”

    “这事你们督察组想调查就调查,而我这边也会成立专案组,严格认真的彻查到底。要是这事牵扯到我们中原省的干部,任凭朱书记处置。”

    “好!”朱擒虎语气淡然。

    “我现在就担心一件事。”廖从政微微皱眉。

    “你是说苏沐?”朱擒虎心领神会的问道。

 &癫痫病的饮食nbsp;  “对,就是苏沐!”

    廖从政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笑容,望向手术室的眼神充满着无语,“我是省委书记不假,但苏沐是个什么脾气的人,你这个当组长的应该心里有数。”

    “他心中是以正义为做事的标杆,这事既然舒秦是受害方,就肯定会秉持正义彻查到底。我就怕他到时候连我这个省委书记的颜面都不给,会将中原省的天捅破!”

    “捅破你们中原省的天吗?”

    朱擒虎脸上浮现出一种冷酷神情,徐徐说道:“你说的很对,苏沐做事非常有原则性,他不会乱来,他是以公理正义为标杆。”

    “这事你们中原省没错就算了,要是有错,他即便真的捅破这天,我也会为他兜揽到底,整个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都将是他的坚实后盾。”

    “从政书记,有些人没有触犯原则性问题可以照顾照顾,但有些人一旦越了雷池,就必须当断则断!”

    “我知道!”廖从政默默颔首,没再多说别的。

    两个大佬还有很多事要做,没有过做停留,让杨白山和谢东城在这里等候,有消息随时汇报后便离开。

    时间分分秒秒流逝。

    中午时分。

    这时候距离舒秦推进手术室已经两个多小时,却仍然没有推出来的迹象。

    就在杨白山他们提心吊胆的时候,苏沐的身影总算出现在楼道中,看到他露面后,杨白山他们呼啦着就涌上前来。

    “司长……”

    “舒秦还没有出来吗?”

    苏沐这话刚问出来,还没有等到在场的人回答,手术室紧闭的大门突然间打开,苏沐也顾不上听杨白山他们的话,大步流星的就走过去,双眼焦虑的望向里面。

    未完待续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xinwen.yspyt.com  临沂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