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图片手机 >  正文内容

民国军阀杨森妻妾成群 实军事管理每天着军装

来源:临沂新闻网    时间:2019-10-09




这位民国军阀妻妾成群,对他们实行军事化管理,每天早晨要穿军装出早操。更有意思的是,采取平衡原则,在每个老婆处轮流住宿三夜。一旦妻妾怀孕,即凭医生证明领取五千元费,倘使顺利产下子女,则可领取存于外国银行的补助费两万元。同时,还可以子女的名义领取一份丰厚的田产。

杨府十二金钗

杨森(1884年2月20日-1977年5月15日),字子惠,原名淑泽,又名伯坚,现四川广安市广安区龙台镇红日村人(原川东广安县龙台镇寺),川军著名将领。国民革命军陆军二级上将,贵州省主席。杨森与“水晶猴子”邓锡侯、“巴壁虎”刘湘、“多宝道人”刘文辉,“王灵官”王陵基并称川军五行。杨森颇具传奇色彩,历经辛亥革命、护国战争、军阀混战,抗日战争等历史时期,既有早年讨袁护国 。炮击英舰、保护朱德、陈毅、胡志明的正义之举,又有勾结吴佩孚破坏革命、制造“平江惨案”和积极追随蒋介石打内战的斑斑劣迹 。

杨森在国民党军阀中,以妻妾成群,儿女众多而出名,他公开的妻妾有12位,子女共有43人,其荒唐畸形的婚姻分外引人注目,在人世间蒙上千古之谜 。

1949年,杨森由成都离川赴台,后病逝于台北,是民国时期四川军阀中最后一位去世的将领。他一生追求洋气和新潮,同时还是民间秘密组织袍哥会的一名舵主。

杨森在国民党军阀中,以妻妾成群,儿女众多而出名,他公开的妻妾有12位,子女共有43人,其荒唐畸形的婚姻分外引人注目,在人世间曾蒙上千古之谜 。

杨森的第一夫人是其发妻张氏,这是典型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婚之初,俩人感情甚笃,张氏孝顺体贴公公婆婆,善待小叔小姑,又能勤俭持家,在杨家内外口碑甚好。后来,杨森考入成都陆军速成学堂后,张氏暴病身亡。杨森青年丧妻,很是伤痛,发迹后便让妻弟张元培来到二十军,充当了一位军需官,算是缅怀亡妻的一种补偿。

杨森1908年从军校毕业后,遵从父母意愿,续弦广安老家的谭正德填房。谭氏为其育有长子、长女。杨森妻妾成群后,谭氏被冷落,独自守着广安老家偌大的宅院,直至1976年以92岁高龄谢世。

第三个老婆名为刘谷芳,云南禄丰人。1913年,杨森混迹在滇军中,替长官黄毓成在昆明的安宁温泉监造别墅。刘谷芳之父刘柱卿亦是当日施工现场的小头目,因见杨森军人气质浓,便将女儿嫁给杨森。在杨森飞黄腾达后,刘柱卿先后出任过二十军驻武汉、成都办事处处长和军长代表。不过刘柱卿的女儿却没父亲那么幸运了,抗战时,刘谷芳因患肺病而卒。

第四个老婆便是杨府十二钗中地位最高,家境最好,深得杨森宠爱的田衡秋。1920年,杨森因出卖滇军利益,在刘湘的支持下得以返回四川,擢升为川军第九师师长。一次,他率部进驻阆中时,在大街上与田衡秋迎面相遇。但见该女子妩媚娇艳,心中顿掀波澜,当即骑马徐徐相尾,知道确切住址和家庭情况后,便派手下大张旗鼓地前去说媒。这时,田衡秋已有婚约,况且田家经商多年,是远近闻名的殷实大户,根本不愿让女癫痫病去哪个医院治儿做妾。田父遂一口回绝。杨森并不死心,一面极力讨好田衡秋,一面对田家软硬兼施。次年,杨森又被北洋政府任命为泸永镇守使,他更加有恃无恐,田家被闹得不可开交,只得将女儿送给杨森。田父不久便离开人世。田衡秋毕竟出身于商贩世家,为人大气精明,理财持家颇有招术,又能揣摩杨森内心,自然而然便成了杨森的管家太太,深得宠爱。抗战时,杨森在重庆的“渝舍”借与何应钦、陈诚、毛人凤等国民党中央人员居住的机会,她陪同杨森一同接洽应酬。

1949年,田衡秋带着杨森多年敛集的财富先行逃往台湾,足见杨森对她的信任。不过,田衡秋未过几年,前往香港探亲时,因突发脑溢血引起半身偏瘫达二十年之久,杨森渐渐将她冷落一边。田衡秋晚年的生活、治病全靠美国的女儿担负,才得以走完痛苦的后半生 。

第五个老婆萧邦琼,则是杨森长驻泸州时,依靠同样的手段将这位部属之女纳入府中,萧父本为杨森在滇军任团长时的秘书,一个典型的戎装书生。一次,赴杨森家宴时,萧父带上女儿随行。敬酒时,杨森眼中大放光彩,如长辈一样摸着萧邦琼的头赞叹道:“几年不见,小姑娘长这么大了,模样周正得很呢。”一位善于摇尾逢迎的下属瞥见这一幕,便鼓动如簧之舌说服萧家将女儿嫁与了杨森。萧邦琼原本就生得艳丽照人,加之自幼入新式学堂念书,又做过教师,颇有文化。比之田衡秋,她表现得更为乖巧、应对接洽,极有分寸,更重要一点,她不似田衡秋世故、虚矫和故意作态,这在杨森看来,就显得格外纯净,当然就十分钟爱。1931年,萧邦琼由泸州上船时,行至江中,因船覆溺水身亡 。

陈顺容是其第六妾,一个粗眉大眼的典型的广东女子。原本为三姨太刘谷芳的贴身丫头,15岁,为杨森酒后乱性奸污,后收为妾。由于语言、性格之故,陈顺容畏畏缩缩,不善承欢,是“十二钗”中最不受杨森喜爱的一个。稍有不慎,便会被杨森用马鞭抽得体无完肤,陈顺容饱受刺激,后来得了精神病,被杨森差人用铁链绑着送回广安乡下。中共建政后病死于重庆。

第七个老婆曾桂枝,贵州毕节人。据说,她是杨森妻中身材最好的一个,本是杨森养女。早年,杨森率部入黔,在毕节收容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姑娘,交由属下代为抚养。流光催出玉人来,不曾想见,几年后,当年那个蓬头垢面、孤苦无助的小女孩竟然出落得亭亭玉立,楚楚动人。后来交由刘谷芳当丫环,改名为杨家桂。家桂而不“嘉贵”,杨森每日见了这位健康活泼、丰满秀挺的养女,禁不住淫心荡漾。不久,他撕下伪装,全然不顾人伦道德,在田衡秋等的帮助下,迫不及待地为14岁的曾桂枝“破了瓜”。随后煞有介事地圆了房。曾桂枝天生机敏,求知上进,杨森便为她请了家庭教师,几年后又不惜血本送往上海、北京等地求学。据说杨森支持曾桂枝求学的目标是为了将来能带她带入社交场所。然而,曾桂枝在上海读书时,情难自禁,大胆追求新生活,与同班陈姓同学相恋。杨森得知后,大为恼怒,设计将二人枪杀于渠县的荒郊野外 。

第八妾汪德芳是成都人。她是“十二钗”中同杨森最大胆决裂的一个。汪德芳之父原为杨森二十军军部秘书,为人谨小慎微。被无耻小人强行说合,被迫将女儿嫁荆门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选与了杨森。汪德芳当时年仅15岁,尚在念中学。成亲后,杨森准予她继续求学,并送至上海国立音乐学院就读。汪德芳学成归来后,在杨森创办的成都天府中学任校长,成了社会名流,当选过国民党“国大代表”。但和杨森关系形同冰炭,几乎不往来,连所生小孩也改姓汪。文革期间,因杨森之故,汪德芳被逼自杀于乐山 。

第九妾为泸县蔡文娜。她是“十二钗”最为美艳,最为杨森爱,最为杨森恨,同时又是命运最为悲惨的一个。蔡文娜在泸县女子中学上学时,被誉为“校花”,芳名远播。其超凡脱俗的气质、逼人的娇艳,令人催眉折腰。杨森闻知后,特地赶去一见,大为心仪。当即便差人强行说合,蔡父本是个追名逐利的落魄书生,根本不顾及女儿的幸福,连忙答应下来,将14岁的女儿送入虎口,换回了梦寐以求的名利。当别人切齿他违背伦常的举动时,蔡父居然大言不惭地说:“红粉赠佳人,美女配英雄,虽然是九姨太,但大小也是军长太太。”

蔡文娜天生丽质,媚态袭人,又是见过世面的人。婚后,深得杨森宠爱,每每带着她出入大型场合,引来众人艳羡不已,极大地满足了杨森的虚荣心。后来,与曾桂枝一样,蔡文娜在成都上大学时,和同学吕某相恋。事情泄露后,被杨森杀害。

第十妾郑文如,重庆南岸裕华纱厂的普通女工。杨森担任国民党贵州省主席时,手下有位医官系郑文如远房堂舅,一心想当军医处处长。得知杨森又准备娶小纳妾时,医官跑回重庆,说动郑文如家人,将郑文如带至贵阳,精心打扮后,送与杨森。杨森一高兴,就委任这名医官为军医处处长。

郑文如当时年仅17岁,经历了蔡文娜、曾桂枝的变故后,杨森将她带至身边,形影不离。后来,郑文如患肺病,容颜大改,杨森将其弃之一旁。1949年后,郑文如留在重庆,嫁了一名普通工人 。

第十一妾胡洁玉为杨森家仆之女。胡父胡应忠替杨森打点广安祖屋几十年,交情不浅。胡洁玉14岁,到重庆求学,住在杨森家,杨森众多的子女都称她为胡“妹妹”。60多岁的杨森看上了胡洁玉,胡应忠当然不答应,匆匆带着女儿回了广安。杨森追回胡应忠老家,将胡洁玉强行带回重庆并娶进了府中。胡应忠受不了乡邻指指戳戳远走他乡,后不知所终,胡洁玉则被杨森带去台湾,成了“十二钗”中继田衡秋之后,惟一带去台湾的妾。在杨森86岁时,她生下一女,后带着女儿远赴美国留学。现定居美国。

第十二妾张灵凤,台湾新竹人。杨森年近90岁时,以招募“秘书”为幌子,将这位17岁的中学生弄进府中,完成了他人生的最后一次姻缘 。

妻妾着军装出早操!

面对如云的妻妾,成群的子女,杨森偎红倚翠,这在局外人看来,似乎是神仙过的日子。然而,杨森和他的十二钗并不是水乳交融。为了杜绝妻妾争宠,杨森采取平衡原则,在每个老婆处轮流住宿三夜。一旦妻妾怀孕,即凭医生证明领取五千元生活费,倘使顺利产下子女,则可领取存于外国银行的补助费两万元。同时,还可以子女的名义领取一份丰厚的田产。

杨森在四川军阀中敛财手段很高,历年来通过投资武汉市哪个医院能够治好癫痫病地产、开办公司、贩卖烟土,赚的钱无法数计。他在英、美和日本的银行都有巨额存款。重庆、汉口、上海、泸州则有豪华的公馆,富比王公。这些钱财正是他的资本。

杨森自己随心所欲,而对于妻妾却管束甚严。他有名目繁多的家规,如规定每个早上必须早起,统一着军装,扎腰带,由一名副官带队出操。风雨无阻。吃过早饭后,还有严格的作息时间的正课,要学古文,学英语,弹钢琴,不得无故缺席旷课。稍有触犯,便会遭到杨森鞭笞,谓之曰打“满堂红”。对于这些,杨森颇为自得,他多次向其他军阀介绍经验,大言不惭地说:“我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不然那屋子人,咋个镇得住嘛。”从某种意义上讲,美丽对于女人而言,无异于抱璧藏祸。

杨森的第七妾曾桂枝与第八妾蔡文娜殊途同归的悲惨命运便是明显的例证。俩人由于美艳惊世,引来众多的寻芳客,情难自禁,导致红杏出墙,深为杨森所恶,最后被设套处死。在曾桂枝20岁时,杨森花重金将她送至上海读了大学。原本性情活泼的她已无多少羁绊,许多男同学倾慕那近乎完美的身材,媚态袭人的容颜,纷纷与之交往。日久生情,曾桂枝和一位陈姓同学由此相恋。从未体验过爱情的曾桂枝无所顾忌。她和恋人成双成对,出入舞厅,卿卿我我,俨如一对恩爱夫妻。事不机密,这些情况被杨森安插在上海的耳目侦知。于是,怒火中烧的杨森便将曾桂枝催回了渠县防区。临别时,曾桂枝与恋人抱头痛哭。陈姓同学将一枚家传的戒指戴在了她手上,还拜托她在杨森处谋份差事。就这样,曾桂枝回到渠县,并带回了恋人的照片。更有甚者,俩人鸿雁传书,完全忘记了危险的存在。

杨森设法偷看了二人的信物,曾桂枝却全然不知,一次席间,居然央求杨森替这位陈姓同学谋个工作。杨森一听,正中下怀,他将计就计,不露声色地说:“这等小事有啥难的。给你同学写信,我让他当渠县的教育局长。”曾桂枝当即便飞鸿传书,邀请恋人来到渠县。俩人就此踏上一条不归的黄泉路。那位毫不知情的陈姓同学一跨入渠县境内,行至一处名为鲤鱼桥的地方时,便被杨森的宪兵队设伏,用冷枪打死,暴尸荒野。

杀死二人后,杨森仍不解恨。他又派兵将二人缚上巨石,沉入渠江。对此,杨森认为:“不守妇道,没办法,那我也就舍得下手。”

比之曾桂枝,蔡文娜的结局则更为悲惨。蔡文娜原本出身于书香门第,被杨森纳妾后,继续在泸州上中学。杨森对这位光艳照人的绝世美女宠爱有加,并希望她能继曾桂枝之后,替自己在社交场争一份荣光,遂不惜工本培养她,特地请来一名家庭教师为其补习英语。

这位家庭教师亦是少年多情,俩人逐渐产生了感情。不久,事情为杨森所知,他将蔡文娜五花大绑,又让其他姨太太站在一旁,打算来个“三堂会审”,众多姨太太一并跪下哀告。杨森用马鞭狠狠鞭打了一顿,算是暂时放过了蔡文娜。数年后,蔡文娜在成都华西大学社会系就读时又与牙医学院的学生吕某相识,蔡文娜再度坠入爱河。她打定主意先与杨森离婚,再与吕某结婚。杨森得知后,命人秘密杀了蔡文娜。

为了杀一儆百,杨森集合起妻妾一同来到现场,命她们仔细观看。杨森又命人前去刺杀吕姓湖北好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同学,然而吕某已得知消息,逃往了外国。而蔡文娜的姐姐蔡文其许久没有妹妹的音讯后,跑来重庆打探,杨森叹了口气,悠悠地说:“跑了,跑到英国去了。”蔡文其张愕着嘴,正欲发问,杨森皱了皱眉,说道:“我准备委你丈夫去当县长。”

90岁高龄还生下一个孩子!

1945年1月,杨森被蒋介石委任为贵州省主席。在此之前,他就把三女儿嫁给了蒋介石的侄儿竺培丰,和蒋介石成为儿女亲家。1947年,杨森出任重庆市市长。1948年4月,卸任贵州省主席。 1949年5月,兼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全国解放前夕,有人动员他反戈一击,把蒋介石扣起来向共产党献礼,免得流亡异乡。他哭着说:“就像当年不能背叛吴子玉一样,现在我也不能这么做。”

1949年解放战争势如破竹,杨森和四川军阀孙震一同从成都市凤凰山机场乘飞机到海口,然后转飞台湾。1950年4月,蒋介石委杨森为台湾“总统府上将国策顾问”、“战略顾问委员会战略顾问”。蒋介石还拨给他1幢台北市长春路225号的日本式花园洋房。小轿车1辆;警卫2人,厨师1人,司机兼勤务员1人;每月发给台币1万元。1960年任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理事长。发掘了一个叫纪政的女子体育健将,90岁的时候还爬上了台湾第一高山,

杨森结束官场生涯后,不愿居住在台北市,在台北县新店镇稻子园买了一座山,修建起别墅,在此度晚年。他喜好古玩、字画,收存各式武器。同时他还爱好写诗,有收藏手杖的癖好。

1972年2月20日,杨森九十大寿,蒋介石派人在国防部三军军官俱乐部为杨森布置寿堂。杨森听说许多人称他是传奇式人物,他更为高兴。他说:“我一生过得平凡而实在,如果岁月不会催人老,我将继续拿出我的力量,为人生而服务。”

蒋介石亲书“贞固康强”的寿轴,杨森把它挂于寿堂正中央。参加祝寿的除了高级军政人员外,还有“宗亲会”、“同乡会”的各色人物,及杨森在美国的女儿等亲友,来宾达三四千人之多。杨森身着西服坐在寿堂正中接受子孙们的叩拜和来宾们的祝贺。

就在生日会上,另一四川同乡,国民党元老张群前来拜访他,杨森叹息道:“我

这个人就是喜欢和年青人在一起,这样才有朝气。”张群笑道:“那你再讨(娶)一个吗。”

不久后,大学生张灵凤被杨森以招募“秘书”为名,娶进府中,成了杨府第“十二钗”。不到一年,张灵凤居然又为杨森生下最后一女,一时传为海内外的奇谈。1977年3月,杨森从菲律宾访问归来,被台北三军总医院检查为肺癌,两个月后,93岁的杨森结束了漫长的一生。

杨森是颇具传奇色彩的一位。他经历了辛亥革命、护国战争、军阀混战,抗日战争等历史时期,既有早年讨袁护国。炮击英舰、保护朱德、陈毅、胡志明的正义之举,又有勾结吴佩孚破坏革命、制造“平江惨案”和积极追随蒋介石打内战的斑斑劣迹,最后逃至台湾而以93岁高龄寿终正寝。成为四川军阀中活动空间最广、经历最复杂、寿命最长的一个。

© xinwen.yspyt.com  临沂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